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

云南一残疾代课老师撑起一所乡村小学十五年 :只要还有一个学生都会教下去

2018年11月09日 09:48:47 来源: 云南网

  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······”偏僻的乡村角落里,不时传来朗朗书声,这是云南镇雄县牛场镇罗汉坝小学,一所只有12名学生和1名老师组成的学校。这里位于山区,距离集镇至少有20多公里路,放眼望去,除了大山还是大山。

  一人守一校,47岁的庹必龙在这里已经做了15年的深山摆渡人。

  庹必龙高中毕业后,由于腿有些残疾,家庭经济困难无法继续读书。2003年,他来到位于山村角落里的罗汉坝小学担任代课老师。多年来,他眼看着学校的学生从几十人慢慢减至现在的十二人,许多条件好的学生都转到镇上去上学,而同行的老师也早早离开。

  罗汉坝小学,一共有4间屋子,一间是庹必龙的宿舍,另一间是杂物间,剩余的两间则是教室。教室内,桌椅陈旧不堪,发黄的墙面渐渐脱落。

  由于学校学生较少,所在年级不同,为了方便教学,庹必龙只好将孩子们分开在两间教室,把六年级与低年级分开。 

  像大多数乡村老师一样,庹必龙也是一名“全能型”教师,除了教授学生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科学、思想品德课程外,还负责学生的一些日常生活。但对他而言,最头疼的要数英语课,“当地大多数人都是用方言交流,自己英语水平不足,每当上课时总感觉有些吃力。”庹必龙告诉记者,由于牛场罗汉坝小学位于大山里,交通不便,信息也比较闭塞。 

  在当地村民看来,庹必龙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,从事教育事业以来,没有得过什么大的表彰,更没有培养出什么重点大学的高材生,从业多年仍然是一名代课老师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  然而,在庹必龙教过的多名学生眼中,他早已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正式教师”。

  庹必龙老师

  今年,一名毕业已于燕京理工大学的学生谢燕超告诉记者,是庹必龙改变了他的命运。“2008年,由于学校一直没有开设四年级,我在三年级徘徊了三年之后辍学。直到庹老师开设了四年级,才能顺利从小学毕业,得到机会到镇里上初中。” 

  谢燕超说,庹老师腿脚不便,可在小升初考试那天,他带着4个六年级的孩子走了将近20公里的山路去考试,这让他终身难忘。 

  在平时的学习中,庹老师非常严格。但从不唱歌的他会在儿童节,教大家一起唱“敞开你那沉闷的胸膛,伸直你那弯曲的脊梁”,他通过歌声告诉大家,农村的孩子条件艰苦,但绝不能服输。

  除此之外,庹必龙还是当地家庭的“及时雨”,不管谁家的电器坏了,他都会帮忙修理,从不收任何费用。一个高低起伏的背影,逐渐镌刻在大家心里。

  执教15年,庹必龙前8年的月工资只有135元,现在终于涨到了1500元。熟识他的人都知道,他的家里十分贫困,房子早已破败不堪,家中有七旬老母亲,加之还照料失去父亲的侄女,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只能依靠微薄的工资来支撑。

  闲暇时,庹必龙手里紧紧攥着朋友送的碎屏手机,这是他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工具,身上的那件衣裳不知已穿了多少个年头。终日以大山和学生为伴的他,从未向任何人倒过一句苦水。

  11月8日晚间,镇雄县牛场镇镇长罗在祥在接受云南网采访时介绍,由于当地师资力量不够,这所学校地方偏远,条件艰苦,且学生少,很多年轻教师都不愿意去,只能由地方中心校聘请代课老师到那里任教。

  “政府也觉得这个老师的做法值得表扬,至于以后会不会安排人去,由县教育局统一安排,镇上只能将情况反映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。”罗在祥说,在2003年以前,很多长期代课的老师可以转正,但改革以后没有政策支撑,有些代课老师就无法转正。

  庹必龙说,随着社会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大山,但仍然有许多家庭困难的留守儿童存在读书难的问题,“只要还有一个学生,都会一直教下去,希望孩子们能好好学习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(记者 熊强 实习生 吴姣)

[责任编辑: 石光良 ]
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20131375940701